中美网赚

为了报复什么,“复仇熬夜”

报复中的“复仇熬夜”

华侨大学的张宇每天凌晨两三点在微博上设置一面旗帜。 “明天熬夜后我会砸手。” “明天熬夜后我再也见不到白景庭了。”但第二天,她仍然会在凌晨,在微博上宣誓而不熬夜,然后继续观看多样化。

湖南农业大学王云曾经成立了一个名为“12点睡觉”的微信小组,主张“晚上12点睡觉”,并在一个朋友圈中发送了一组二维码。一天有20多个。个人加入了该组织。前两个人能够在小组中放置一张“12点睡眠卡”。渐渐地,有些人停止了呼叫,有些人只是放弃了群聊。 3周后,小组中没有人发言。

正在广州中医药大学学习的小霞经常喜欢一位中国老医生,让每个人都有熬夜的危险。但当学生们问她何时睡着时,她总是尴尬地笑了笑,她的眼睛转过身来。在其他地方,“我不想让你说,我熬夜。”

有无数的张宇,王云和小霞潜伏在当代年轻人身边。他们知道熬夜的危险,甚至用各种方法来激励自己不要熬夜。但是当夜幕降临时,他们总是犯罪。小手伸手机,遥控器,鼠标,键盘......

因为不得不睡懒觉完成工作和学习任务的行为被称为“日夜强迫”,习惯于晚睡的行为称为“日夜习惯”,而这些知道白天和黑夜都是有害的,晚上并不重要。那些仍在做事而熬夜的年轻人也不甘落后,他们把自己称为“报复性熬夜”。

那么,熬夜的报复性年轻人是什么?

邹德宝是刚刚进入职场的新人。他记得他在大学时从不熬夜。 “我不想在年底结束。我的室友告诉我要过一个仙女。”当我在春节期间回家的时候,当母亲惊讶于他脸上的黑眼圈时,他突然意识到他已进入工作场所不到一年了。睡得越来越晚了。

“工作真的太忙了,我有时间在晚上玩游戏。”

在白天,安排繁重的工作,精神非常紧张。到了晚上,我设法摆脱了工作和学习带来的紧张。我穿上睡衣去睡觉了。我不仅累又累,也是灵魂。

“我终于放松了,终于有了自己的时间,时间很短,不能活到深夜,必须要做点什么才能度过。”华东师范大学的宁兰说,熬夜最常见的事情就是刷爱豆的微博。

除了与学校和工作压力相关之外,他们的当代生活可能与当代青年的社会关系紧密相连。

在国有企业工作的杨勇几乎没有工作压力。即使他在工作,他也可以有一些闲暇时间,但他仍然只能在午夜做他想做的事。 “同事聚在一起吃饭,或者请你一起玩游戏,公司有活动,你要去吗?否则如何融入团队,如何聚在一起,如何在领导上留下好印象?” p>

虽然他正在安静地工作,但他现在正在各种社交场合奔波,他并不容易维持关系。

“每个人都梦寐以求,没有人困扰我,不用担心微信信息,我可以安心地做我喜欢的事情。”杨勇说。

更极端的是,一些年轻人日夜使用这种方式来逃避现实。在他们的心中,这一天被完全撕成两半,其中一半是漫长而痛苦的一天,其中一半是虚无和欢乐的夜晚。

黄伟记得她从中学父母离婚后开始熬夜。在白天,父母总是在她面前争吵和互相指责。只有在晚上,父母休息后,家庭才会成为一个安静的空间。

“晚上的家是我记忆中的记忆。”

后来,她习惯了白天睡觉,锁上门,戴上耳塞,晚上走出房间,坐在阳台上吹头发,默默地煮碗面条一天不吃,有时她只是简单坐在沙发上,静静地发呆。她说这是我的家。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系心理健康服务中心顾问李楚玺认为,年轻人的报复性是一种过度补偿的行为。年轻人对白天控制时间的要求不满意,所以他们一次又一次地使用夜晚。意识到你以前没有遇到过的需要。

其次,报复性日夜也与成瘾行为有关。虽然许多年轻人都知道熬夜有害,但他们通过熬夜抵抗焦虑,并在熬夜的过程中感到兴奋。当他们找不到其他方法来对抗焦虑时,他们陷入了熬夜的循环。

李楚熙建议,年轻人应更加注重自己的心理健康和身体健康,并在必要时寻求专业帮助。

复仇熬夜是为了报复被剥夺的时间,证明他们仍然是自由的,仍然有能力安排和控制自己的时间;为了报复白天不幸的生活,在黑暗中,他们可以找到满足自己的存在方式。

白天和晚上的报复更像是一种抵抗,牺牲自己的健康,抵制家庭,同事,领导者,社会和环境的不适,但实际上却是生活中的无助。

林牧来源: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