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网赚

他低估了美国的傲慢态度,世界500强企业被肢解了!

文/胡一刀

他的名字是Frederic Pieruczi,他是法国阿尔斯通的高管。 2013年4月,当他到达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时,突然戴上手铐。

这个场景今天非常熟悉。

当他被美国人拘留时,起初他觉得这只是一种误解,或者说是“茶杯里的风暴”。阿尔斯通的法律工作人员将进行谈判,最多将被拘留两天。让他出乎意料的是,这是他梦魇的开始。

直到2018年9月,他才终于走出监狱,而真正被“围猎”的目标,那个曾经横跨全球电力能源与交通运输行业的商业巨头——阿尔斯通公司已经被美国人“肢解”。

1

入 狱

阿尔斯通于1998年收购了德国AEG的输配电业务,成为全球第二大输配电行业。阿尔斯通还与电气工程承包和工业控制系统领域的领导者CEGELEC合并,阿尔斯通已经大幅增长。

那时,阿尔斯通的年营业额超过160亿美元,雇佣了11万人。该公司业务遍及全球60多个国家和地区,成为能源,运输和配送,工业设备,工程承包和船舶设备的领导者。

阿尔斯通在能源领域拥有多个“世界第一”:水电设备世界第一,核电站常规岛世界第一,环境控制系统世界第一。在超高速列车和高速列车行业,阿尔斯通也是世界第一。在城市交通市场、区域列车、基础设施设备以及所有相关服务领域,该公司排名世界第二。

当时流行的一句话是,世界上每四个灯泡中就有一个是由阿尔斯通的技术驱动的。

在能源方面,阿尔斯通提供了世界总装机容量的15%,总计460兆瓦,是世界第二大装机容量。当时,中国的许多能源和动力传输和转换设备都是阿尔斯通的产品,包括三峡大坝的一些设备。这使得业界另一家巨头——普通电气公司感受到了挑战。

回到2013年的时间,然后Pieruzzi已经是阿尔斯通法国的国际销售副总裁。从工业设备销售员到副总裁职位的法国人是一个魁梧的男人,额头宽阔,法国人声音强烈。

那年的4月14日,他抵达美国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刚下飞机就被美国联邦调查局探员逮捕。身为跨国公司的高管,皮耶鲁齐当时并不是太慌张,他迅速声明自己需要打个电话,然后将自己当时的遭遇告诉了自己的直接上司,得到的回答是公司的律师马上会把他弄出来。

法国人知道他自己的家阿尔斯通,因为它在全球市场上与通用电气的激烈竞争,可以说是“火花”,所以他们也是美国司法机构的目标。然而,根据以往的经验,他不会被保释,所以他没有告诉他的妻子,因为他认为这并没有拖延他周末回国和他的家人。

然而,他低估了美国人的手段,低估了美国人的愤怒。他甚至不认为他会穿上橙色的监狱制服,链子被压在胸前,他的手脚都被锁住了。

他被关在了罗德岛一间戒备森严、关押暴力罪犯的监狱里,监狱里有不少都是死刑犯。在他2019年1月16日出的回忆录《美国陷阱》一书中描述了当时的感受:行走非常不便、呼吸极度困难。突然间感觉自己成了动物,被捆住了手脚。而且,那时的他已经看不到阳光。

在入狱三个月后,美国检察官通知Pierucci参加供认听证会。那时,他知道阿尔斯通正在努力争取诉讼并将他赶出去。然而,他已经入狱三个月,他会待多久?他的心里没有底线。

在这个时候,皮鲁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早些时候离开了可怕的监狱。

认罪听证会前,美国检方告诉他有两个选择:

第一种选择,是坚持不认罪并接受美国法律的审判。美国方面说,这条路很危险,因为该案的检察官正在争取法院判处他15年到19年有期徒刑。而且,他还被告知,审判的准备工作将至少历时三年,而且各种费用的消耗至少在数百万美元。

另一种选择,是承认有罪,与美国当局合作,只需再待几个月就可以出去了

对于Pierucci来说,他当时没有选择。一方面,来自500名跨国公司高管,落入监狱并判处死刑,巨大的心理对比使他不愿留在这里一秒钟。另一方面,他怀疑该公司是否可以拯救他,或者是否愿意拯救他。

2013年7月,Pierucci决定认罪。

他只承认了贿赂印度尼西亚官员的指控。根据美国司法部的一封电子邮件,即使他没有行贿,Pierucci也是一名内幕人士。承认犯罪的这一部分只会导致他被判处长达六个月的监禁,并且判刑的一半以上。

但尽管如此,他还是被继续关押了一年。在此之后,从2014年6月到2017年10月,皮耶鲁齐又经历了三年多的保释期。此后,皮耶鲁齐又被关在在监狱一年——直到2018年9月他才出狱。

皮埃鲁奇说,他没有看到太阳超过250天,并没有呼吸到牢房外的空气。

2

围 猎

在被美国拘留的第一天,Pierucchi非常清楚他只是一个“经济人质”。美国人“狩猎”的最终目标是通用电气公司的最大竞争对手,即阿尔斯通的——。

为了帮助美国巨头在全球范围内打击对手并维持所谓的“公平竞争”,美国官方机构将使用最初用于打击外国企业高管团伙和敲诈勒索者的一套东西。然后,外国公司的不公平竞争的“黑色材料”被创造,公司处以数亿美元(美元)的罚款,迫使后者达成和解。

美国人具体怎么操作?由于在达成和解后都会签订保密协议,所以外界不得而知。但偏偏皮耶鲁齐在出狱后写了《美国陷阱》一书,透露了中间的一些经过,再加上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前不久通过搜集当时的资料发出了一篇相关报道。这使得我们可以对美国人的“围猎”做出一个还原。

Pierucci的《美国陷阱》在开头写道:“这本书是关于一场隐藏的经济战争。”

Pierucci声称自己是“经济人质”的声明有些准确,因为美国司法部确实囚禁皮耶鲁齐,并且与阿尔斯通未能配合调查有关。

由于阿尔斯通的全球扩张,这家法国公司已经成为许多美国大公司的主要竞争对手,也是美国司法部门的“眼睛”。从2010年开始,美国当局开始调查阿尔斯通,目的是了解阿尔斯通如何使用“不公平”的方法在美国境外获得数十亿美元的大订单。

就在2008年,德国工业巨头西门子被美国司法部指控商业贿赂,并被判处4.5亿美元。

对于阿尔斯通,美国人怀疑他们在埃及,沙特阿拉伯,巴哈马和印度尼西亚等国提供了至少7500万美元的“福利费”,并最终赢得了总计40亿美元的合同。

其中一部分“好处费”,包括涉及皮耶鲁齐的那部分,正是阿尔斯通通过美国的中介公司(也有一种说法是阿尔斯通在美国的分公司),使用设在美国的银行的账户,以“咨询费用”的名义将贿款打入了印尼官员账户,因此引来了美国联邦调查局的顺藤摸瓜。也给了美国当局一路追查到法国的借口。

与此同时,Pierucci突然被美国逮捕,美国也对阿尔斯通的内部构成了重大影响。这一举动震惊了阿尔斯通的高层管理人员。大约30名高管被警告不要前往美国,以免重复Pierucci的错误。

然而,到2014年春天,为了继续向阿尔斯通施加压力迫使该公司与美国司法部合作,美国当局在其他地方至少逮捕了至少三名Pierucci的前同事。

2014年4月23日,阿尔斯通的第四任执行官,亚洲的副总裁劳伦斯霍斯金斯,在美国维尔京群岛被捕。

美国方面拿出对皮耶鲁齐的那一套,威逼他们认罪从而获得轻判。法院文件显示,在“反水”成为美方线人的高管协助下,美国检察官拿到了阿尔斯通内部长达49小时的所谓“秘密谈话录音”,这成为他们围猎、肢解阿尔斯通的重要武器。

美国对阿尔斯通的罚款远远超过了“欧洲反腐败法案”规定的上限,当时投资者担心罚款可能会超过10亿美元的“上限”。

经过多次谈判和沟通,2014年12月22日,阿尔斯通终于与美国司法部达成了认罪协议,并被罚款7.72亿美元。这是美国司法部截至当时向外国公司发出的最高罚款。这给阿尔斯通带来了巨大的财政压力,甚至可能迫使它出售资产。

3

肢 解

阿尔斯通2014 - 2015年度电力业务销售额为133.3亿欧元,净利润为1.04亿欧元;运输业务销售额为61.39亿欧元,净亏损8.23亿欧元。在这个财政州,要支付7.72亿美元的罚款,几乎别无选择,只能出售资产。

从这开始,阿尔斯通已经踏入被围猎的陷阱。但接下来,美国人还有更多手段保证只有自己才能吃到这块“肥肉”。

作为第一步,作为美国巨头和竞争对手,通用电气对收购阿尔斯通的能源和电力业务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因为,与阿尔斯通的其他商务列车运输相比,能源和能源业务资产和利润约占80%。

根据阿尔斯通当时的高管,阿尔斯通在2013年7月Piriezzi认罪后不久就首次尝试与通用电气进行交易。在达成交易的可能性之后,阿尔斯通和皮鲁奇所面临的法律压力似乎有所缓解。

2014年4月23日,美国抓了阿尔斯通的第四名高管;24日阿尔斯通与通用电气交易达成的新闻公布,美国此后再也没抓过阿尔斯通的高管。两个月后,就在阿尔斯通高层签字将公司资产出售给通用电气的同一周,皮耶鲁齐的保释申请终于得到批准。

第二步,因为日本的三菱和德国的西门子已经表示有意收购部分阿尔斯通的业务,如何让这个“胖子”不被抢走?

美国司法部门规定,必须由阿尔斯通未经承认的法国资产支付7.27亿美元的罚款,法国方面必须将该通行证转交给与三菱和德国有关的“接收人”。对于西门子来说,这显然是一个很大的数字,所以他们都气馁。

此时,通用电气承诺向阿尔斯通向阿尔斯通支付7.27亿美元的罚款。此外,在2014年12月Alston被判7.72亿美元后,应按照美国司法部的要求在10天内支付罚款。

但是在通用电气基本可以确保“吃掉” 阿尔斯通能源电力业务后,直到2015年9月,阿尔斯通才缴纳完这笔罚款。美国司法部为何会如此“宽容”,宽限了这么久?

Pieruzi在书中透露,由于通用电气拥有大量的专业律师,他们是美国司法部的前官员,他们充当“酷儿”,在法国和欧洲当局批准收购后,罚款将是强制避免超额预算。然后这些“说话者”得到了很多钱。

2015年9月8日,欧盟反垄断部门批准收购;同一天,美国司法部反垄断部门也批准了此次收购。阿尔斯通终于被美国人“肢解”了。

2010年,阿尔斯通公司在全球500强中排名第290位,2012年排在第404位,2015年排在第482位。完成“肢解”后,现在的阿尔斯通公司已经在2018年全球500强名单中找不到了。

4

斗 争

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美国法律和监管机构对许多大型外国公司采取了域外法律诉讼。当大公司被指控在美国境外严重不当行为时,他们往往是腐败或违反制裁,并且支付巨额罚款(有时超过10亿美元)是唯一的解决方案。

在美国“长臂管辖”的威胁下,外国公司的老板和高层虽然嘴上不说,心里时时都忧心忡忡。本来只是与美国公司的商业竞争,却有可能突然遭到美国司法机关的拘押,投入监狱。而且,这类案件很少开庭审理。

在书中,Pierucci指出,自2008年以来,已有26家公司被美国司法部起诉,最终支付了1亿多美元,其中包括14家欧洲公司,占总数的一半。罚款超过60亿美元。

相比之下,只有五家美国公司被罚款并被罚款20亿美元。 Piruzzi认为,这表明美国司法机构明显偏向于美国公司。因此,“今天,我不想保持沉默”,我必须讲述这个故事。

皮耶鲁齐的书以及《经济学人》的文章,让我们得以窥见事情的另一面:美国的公共权力、国家暴力,如何直接和间接地为美国企业在全世界的扩张与竞争开路。这种经济、法律和政治的几重协奏,本就是一体。

从今年开始,电力行业为阿尔斯通带来了约80%的利润。这是一只“产蛋金鸡”,是一种优质资产。然而,当竞争对手通用电气想要收购它时,阿尔斯通的董事会在几个月内就这么快就卖掉了他们的优质资产(和大部分资产)。

是什么原因?

皮耶鲁齐在书中说,道理很简单,因为美国司法部对阿尔斯通的调查给这家法国公司造成很大的压力,以至于他们面对通用电气的收购无法招架。“美国以反腐为掩护,成功动摇了欧洲的大型跨国公司,特别是法国公司”。

阿尔斯通2014-15财年电力业务销售额为133.3亿欧元,净利润为1.04亿欧元;运输业务销售额为61.39亿欧元,净亏损8.23亿欧元。在这个财政州,短期内需要支付7.72亿美元的罚款。这对公司来说是一个压力。

财务报告显示,过去几年阿尔斯通的经营业绩本身已经严重下滑,美国司法部的处罚显然是“最后一把刀”。

持有这个想法的不只是Pieruzi。

当时,法国经济部长阿诺德·蒙特堡(Arnaud Montebourg)也表示,阿尔斯通在谈判期间感受到美国司法部的“无疑”压力。

许多法国政府高官也支持这个“阴谋论”。2015年,蒙特布尔的继任者在接受国会质询时表示,“我他由衷地相信,美国司法部的确使阿尔斯通公司高层倍受压力,所以导致向通用电气出售公司资产,但我们没有证据。”

当时所说的是法国总统马克龙。